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陆花拾品(1-8)作者:左冷汤 {2013/11/1更新}-都市激情



字数:51000
2013.7.16首发于SIS

一.曾经的女神


陆文轩接到电话时正和一个妞在床上。他看来电是个未知号码,不由皱皱眉头,但还是接了。

「喂?」「是陆文轩吗?」「我是。你谁啊?」「我是曹彬啊。你高中同学?还记得不?这周五晚来参加同学会啊,好多年没见了。」陆文轩心想你妈的同学会,不就几个傻逼想炫耀自己牛逼了就组织点旧同学来满足一下虚荣心么,他刚想说没空,突然脑中闪进了一个人,一个他以为忘记但其实永远不会忘记的人。于是他懒洋洋地问:「都有谁去?」电话那头报了一串熟悉不熟悉的名字,直到那个名字出现:「唐雅嫣。」原来她也去的。陆文轩故意稍停了片刻说道:「行吧,到时我来。」那边曹彬挂掉电话,把聚会的时间和地点给陆文轩发过去,边发边骂:「给老子装什么逼。还摆谱,操你妈的。」一听到唐雅嫣这个名字,陆文轩就感觉自己要了,他甩开电话,扳正身边赤裸的女人,又开始了。

到了聚会那天,陆文轩把自己收拾妥当,可能需要的东西都准备齐全。一身名牌开着他的探路者赴宴了。

≯会的酒店有些档次,包房里开了四桌,都坐满了人。曹彬俨然主人翁的姿态一见陆文轩进来就上来迎接,嘴里说道:「哎呦,陆文轩,贤贤,多少年没见了?」他揽着陆文轩的肩,称兄道弟,一副多年铁哥们的神情。曹彬和过去大不一样了,肚子鼓了出来,头也秃了,也不知道做什么发了财,脖子上挂着粗粗的金项链,一副90年代电影里土鳖暴发户形象,还附带一脸猥琐相。

陆文轩冷冷陪了个笑,也没空和他多废话,四下看看说道,「今儿来了不少人啊?」曹彬说道:「可不是,不算家眷,已经到了二十七个。来来,这里坐。」陆文轩被招呼坐下,和桌上的老同学们打招呼,他已经看遍四桌,唐雅嫣不在。

饭桌上是一片高调低调的炫耀和各种互相吹捧。陆文轩有一家货运公司,身家已经到了根本不需要从这帮老同学身上找优越感的境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应酬着。离约定开席时间还有十分钟时。陆文轩身边的男人冲着门口喊道:「哎呦,班花驾到。」陆文轩抬头向门口看去,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挎着包轻衣袅袅走了进来,她穿着一套绿色裙装,膝盖下的小腿笔直而白皙,裙摆上腰际扣着一条白色皮带,使得腰身看起来不盈一握。陆文轩把视线上移,看向她两只细白的胳膊,左手挽着包,右手很淑女的扶在胸口挡住若隐若现的事业线,因为曹彬已经靠了上去,她正点头回礼。

唐雅嫣来了,她还和过去一样美,甚至更美了。一种果子成熟的终极美感。
曹彬像只苍蝇一样围着唐雅嫣,问长问短,借着把她引向自己那桌,在她腰后轻轻摸了一把,小小吃个豆腐。

只看了她那么两秒,陆文轩就发现自己裤裆下的东西已经起来了,他望着唐雅嫣坐下后的侧脸,胸口像火烧着一样。

高中时他只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成绩不好,体育不行,长相也一般,而唐雅嫣是女神,是班花,是知性与美感合一的稀有物品。陆文轩对她只能远远观望,夜晚在宿舍里想着她撸一管,然后再一管。

但是现在的他可不一样了,他一定要得到她,一定,就算死了也要。

陆文轩这些年在社会上打拼深深知道,想要的东西一定要靠自己去争取,不论是靠脑子靠钱,还是靠掌握的人脉。

唐雅嫣坐的那桌是今天的主席,曹彬还有几个混的最好的都坐那张桌子,首先他要坐上那张桌子。

陆文轩端着自己的酒杯走了过去,听见曹彬边上的张东在吹自己认识的那些大人物,其中一个陆文轩也打过交道,于是他接口说道:「文化局的张局?上个月我还和他一起吃饭来着。世界真是小呢。」陆文轩这么一句话就让自己踏进了他们这桌。混社会的谁都喜欢交牛逼的朋友,既有面子关键时刻也有用。

曹彬替大家问了想知道的问题:「一直还没问,文轩现在在哪发财呐?」原本陆文轩根本不想说自己的事,但为了能让唐雅嫣认识到自己,他也就七分真三分假的介绍了自己,吹牛,装逼,炫富,谁不会?他陆文轩要做可比曹彬这种低端炫富高明多了。

几段话一说就把自己开好车住豪宅,生意做到加勒比海的概况描绘出来了。
大家很势力的立即给做货运的陆爷腾出个空,让他坐这桌多聊聊。刚巧就在唐雅嫣身边。

陆文轩坐下冲着唐雅嫣一笑,说道:「美女好久不见,还记得我这个老同学吧?」唐雅嫣说道:「记得啊,三年同学怎么会不记得。」曹彬也借机问唐雅嫣:「雅嫣这么漂亮一定有男朋友了吧,现在在哪里高就?」唐雅嫣也略略说了下自己的事。陆文轩了解到,唐雅嫣有一个画漫画的男朋友,目前在一家外企工作,是一个普通小白领。月薪大概一万不到。

于是就是喝酒,吹牛,开些荤笑话,意淫下在座的美女。酒过半巡,唐雅嫣起身去了厕所,陆文轩从裤兜里摸出一小瓶药,在饭桌下悄悄拿出一粒,掰碎,手心里藏了一小半。他起身向曹彬敬酒,「来来来,曹彬今天要谢谢你组织了这么场同学会,让大家能相聚。我要谢谢你,敬你一杯。」借着起身,他左手把小半药丸扔进了唐雅嫣的酒杯里。

这是陆文轩高价买的催情剂,但说实话陆文轩用过几次也没发觉它究竟有什么用。难搞的妞依旧难搞,发情的母猪照样发情。但这次对付唐雅嫣志在必得,就算没用他也不能放弃任何机会。

药丸在唐雅嫣的酒杯中迅速散化,藏身在那透明的小半杯红酒之中。

不一会唐雅嫣就回来了,陆文轩和她又聊了几句,她不冷不热地回答着,让陆文轩有些不爽,他没有给唐雅嫣倒酒,因为他知道一定会有人给她满上的,没人会不给美女倒酒。

果然曹彬特意走过来给唐雅嫣倒酒,「来来,雅嫣,今天大家高兴,再喝一点。」唐雅嫣用手盖灼杯笑道,「我不能喝了,刚才就说好只喝一杯的。」曹彬说道:「这是葡萄酒,不会醉的,就算醉了,一会我开车送你回家好了。」张东说道:「那人家雅嫣更不敢喝了。」众人都笑。

陆文轩也说道:「女孩不能喝酒就别勉强人家了,你什么居心呐。」曹彬那猪头一样的肥脸被两人说的红了。

唐雅嫣想难得同学会,别让人难堪了,她对自己酒量也有一点自信,便说道:「那再倒一杯好了,不过说好,这真是最后一杯了。」曹彬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他笑呵呵地给唐雅嫣倒上了一杯红葡萄酒。然后又向她敬酒要干了。

⊥这么胡扯乱吹又喝了半个多小时。唐雅嫣身上散发出的体香和香水味,撩拨身边的陆文轩下体充血,他恨不能立即把唐雅嫣放倒在桌上,舌吻她,狠狠揉搓她的全身。

⊥这么想着时,唐雅嫣的手竟然垂到了陆文轩大腿上,陆文轩一惊,看向她,发觉她满眼迷离,竟然是醉了。

⊥喝了两杯葡萄酒就醉了?还是药起作用了?

但是不管怎么女人醉了是最好的机会了,天赐良机。

陆文轩轻轻握起唐雅嫣的手,轻轻问她:「雅嫣你怎么了?醉了吗?」他的手指轻轻划着唐雅嫣手背上的光洁的皮肤,多么美妙的触感。手就这样,全身还得了?

唐雅嫣感觉头昏沉沉,眼睛看不清周遭的事物,听声音也模模糊糊的。她回答道:「恩,有点昏。我要……叫阿文来接我回去。」陆文轩一听头一麻,要是她男朋友来了,今晚哪还有戏唱?他的头脑飞速运转着,却想不出办法,眼见唐雅嫣已经站起来,摸出手机要走出去打电话了。

怎么办?

唐雅嫣走了出去,陆文轩迟了几十秒也说要上厕所,追了出去。出到大厅,看见唐雅嫣站在角落里,手里电话数次举起放到耳边又放下,看来是电话没打通。陆文轩心想真是天助我也,他定定神走了过去,说道:「雅嫣,你怎么了,你看你都站不稳了。」说着他把唐雅嫣扶向大堂一边的较阴暗的座椅处,他的右手贴着唐雅嫣的右臂,手指尖略略摸到了隆起的胸部,左手揽着她的细腰,享受那曼妙的腰线。

「来坐下,喘口气,电话慢慢打好了。」他拿过唐雅嫣手里的电话,扭头看她正闭目养神半靠着座椅。关键时候必须要果断,陆文轩拿过她的手机,把她拨出的那个号码设为黑名单,又将她男朋友名字里的号码改为自己备用手机号码。再把自己备用手机关掉。

「好了宝贝,这下你可找不到你男朋友了。」陆文轩看着缓缓呼吸的的唐雅嫣,就像看着一个睡美人。他再也忍不住了,他简直想就在这里把她给办了。
陆文轩从唐雅嫣的小腿开始摸起,手慢慢向上滑去,摸进裙摆里,大腿,当年这双吸引全校男生的光滑笔直的长腿,现在就在他的掌心里,他耐不住欲火纵深摸进去,摸到了蕾丝质感的内裤,陆文轩的手掌停在唐雅嫣的阴阜上,隔着内裤感受着它,一点点温暖,一点点潮湿。然后他翻开内裤,用手指抵着那条缝,一点点深入。

当年朝思暮想的女神最隐秘之处,已经有些湿了。唐雅嫣发出了一下声音,像是哀怨也像是撒娇,又似是求欢前的暗示。

陆文轩的欲望被这一声响克制住了,就算他再怎么想,他也不能真的在这里办她。他是个有理智的人。

陆文轩把唐雅嫣扶起来,扶出酒店,扶进停车场里自己的路虎后座上,让她安稳的睡下。

随后他整理下衣装,去了趟厕所,又回到了包间。

「我操,陆文轩你掉茅坑里啊,去那么久,不会是去吐了再来喝吧?」张东说道。

「你有没有看到唐雅嫣?」曹彬问道,他神色不太好看。

「哦,她有点喝醉了,打电话叫男朋友来接她走了,我回来时刚好遇见他们,让我和你们说一声抱歉。」「走了?」曹彬显得很失望。

陆文轩已经猜到是曹彬的酒有问题,他心里冷笑道就凭你这猪脑子还想日美女?

之后的酒席已经味同嚼蜡,陆文轩满脑子都是横陈在自己车后座的唐雅嫣,恨不得早点飞过去进入她,他不时嗅着自己刚才轻薄唐雅嫣小穴的手指,细细品着上面的味道,那比最好的烟最好的酒还让男人沉醉。

终于结束了,和一帮人告别后,陆文轩匆匆赶往停车库,他钻进自己的车里,回头一望唐雅嫣还乖乖睡着,心里一块大石也放下了。

是去家旅馆激情个几次然后拍拍屁股走人,还是带回家慢慢玩一晚上,或者找个地方先车震干她一炮?

陆文轩不禁回头看着熟睡的唐雅嫣,她的头发原本是盘着的,现在松开了,她的五官是那么完美,细嫩的脸庞,淡淡的红唇,让人畅想一会她替自己口交的时候会是人间最爽的时刻。还有那起伏的胸口,她的乳房陆文轩还没看过,只是刚才轻薄时摸了几下,真实而又有料,不似有些陆文轩玩过的女人看着很爽,摸起来假的要死。

陆文轩决定了这种极品只玩几次太浪费了,他要长久占有她。

那么就回家,可陆文轩等不了那么久,从他见到唐雅嫣那一刻起他的鸡巴就是硬的,他要找地方先干一次泄个火。

陆文轩看着gprs,寻找附近适合的地点,满脑子都是一会狠狠操唐雅嫣的画面。再忍忍,再忍忍,就快了。他告诉自己。

—了一会,终于找到一处僻静没人来的漆黑角落。陆文轩放下挡光板,翘着鸡巴准备爬向后座。

但这时唐雅嫣醒了。

「我在哪?你是谁?」车里很黑。唐雅嫣的声音柔柔的嫩嫩的。

陆文轩如果此刻扑过去,当然能立即强奸了她,一次,两次,甚至三次,但是绝没有以后了。他深吸一口气悄悄爬回驾驶座,把衣裤整理好。

「你是谁?我在哪?」唐雅嫣又问,这次声音了多了惊恐和疑惑。

陆文轩也假装刚醒过来,他说道:「啊,雅嫣,你醒了,我是陆文轩。」他打开车顶灯。

「我怎么会在你车里?」唐雅嫣下意识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裙,可是除了头发松乱了其余似乎和原来一样。

「你喝醉了,聚会结束后他们就说让我送你,可我也喝多了点,也不敢开了,就停到这里醒醒酒。」「哦,这样啊,我打电话给阿文来接我,谢谢你啊。」陆文轩的话没什么漏洞,唐雅嫣没道理怀疑,而且刚才陆文轩酒席上表现很好。
你打吧,打到死也不会有人接的。陆文轩想。

果然唐雅嫣拨出的电话一直关机。「阿文怎么还不接我电话。」陆文轩重新开车,他说道:「男人嘛要忙工作,有时不能兼顾爱人也正常,彼此多体谅些。」唐雅嫣幽幽的说:「他明知道我今天来参加同学会的,照理说男人这种时候都会注意点吧?他居然关机,根本不关心我。」陆文轩心想也是这么漂亮的女友晚上参加同学会,他居然不接手机,搞艺术的果然都是脑子有病的。他说道:「或许他手机没电了吧。你那么漂亮,男人怎么可能不关心你。」唐雅嫣说道:「他在家工作的,手机怎么会没电,他这个人就这样,玩心重,不成熟,根本就不为我们将来考虑。」唐雅嫣开了话匣子,说到和她男友的种种矛盾,什么不努力工作买不起房子啦,一直不打算结婚啦,对她疑心重啦,等等。

陆文轩也一边附和,看似是劝慰,其实却是在火上浇油。

唐雅嫣说着自己的事越说越不痛快,就打住话头问陆文轩,「你呢?你怎么样呢?结婚没有?」陆文轩知道自己演出的时候到了,他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唉……有个好了几年的女友,本来都要结婚了,可前几年我太专注事业,忽略了她,她就和别的男人跑了。我现在虽然事业挺成功,但孑然一身,孤苦伶仃,雅嫣,你说有钱有房子有车又有什么用?没有爱的人一起分享都是空的。男人拼死拼活还不是为了心爱的女人。」唐雅嫣叹道:「我男友要是有你这份心就好了。」这时唐雅嫣已经坐了起来,把凌乱的头发扎成一个简单的马尾。她看着车窗外移动的景致,问道:「我们这是往哪开?」陆文轩一直在瞎兜圈子,他说道:「哦一直还没问你家地址,我送你回家吧。」唐雅嫣现在也不想回家,她的心很空,不知道找什么东西能填补,可不回家又能去哪里呢?

唐雅嫣说了自己的住址,陆文轩盘算了下还有大半个小时考虑计划。

车经过一家便利店时,陆文轩说道「酒喝多了,口渴的厉害,我去买瓶水。」陆文轩靠着路边停车,下车进便利店买了两瓶矿泉水,他磨蹭了一会,出了便利店,然后在车内看不到的位置,打开一瓶矿泉水把自己带的安眠药和催情剂各放了两粒进去。老天保佑这药多少管点用。药片迅速溶解得无形。

陆文轩回到车上,说:「雅嫣你应该也渴了吧,我给你也带了一瓶。」他把水递给她,然后又收回,笑道,「帮你弄。」唐雅嫣确实渴了,她道谢,接过弄盖子的水瓶,喝了一口,陆文轩又开始兜圈子了,他不断从后视镜里观察唐雅嫣的表情,看她是否想要了或者困了。如果药没有起效,他还要想个B计划。

从后视镜里看唐雅嫣的样子,她蹙着眉头,无聊地看着窗外,有一句没一句地回答陆文轩的话,怎么看也不像是春药发作的样子。

陆文轩除了一万个想操唐雅嫣的念头外还想操无耻的假药商。

】假药不行,必须要B计划了。而且陆文轩也明白依靠安眠药这种就算得手一次,对于唐雅嫣这种女人也没有第二次。

突然一个计划成形了。

「不好意思,我尿急,必须要去解决一下。」陆文轩在一家大超市门口停了车,谎称要去厕所。「你还是再给你男友打给电话吧。或许就通了。」他临走时这样说。

走远后陆文轩立即拿出自己的两个手机,其中一个是唐雅嫣以为是他男友号码的自己的备用手机。

陆文轩走到一处安静的地方,打开自己的备用机等着唐雅嫣来电,然后调出自己一号手机里存着的以前和别的妞爱爱的视频,这是他存在手机里,有时做爱时播出来调气氛的,里面那个女人叫的特别high,那叫床让人一听就来劲。陆文轩把视频播到最劲的地方暂停,然后等着唐雅嫣来电。

只等了一分钟,唐雅嫣的电话果然来了。陆文轩笑了。他等了十秒钟,先开了一号机的视频,然后接通了备用机。

「喂,阿文吗?」「啊……啊……啊……啊,噢……再深一点。」「喂喂,是阿文吗?」「噢噢噢,北鼻,comeon再快点。」「喂。你是谁啊?」「操我,使劲操我。啊……啊……啊……」播到最直白最high的地方,陆文轩把电话按掉了。

然后备用机电话又响起来,陆文轩直接关机。

完美!别说唐雅嫣已经人事,就算纯的跟白开水一样,在现在这个年代也知道她的阿文在干嘛了。怎么样要崩溃了吧,想放纵自己了吧。

陆文轩把手机放回兜里,慢慢走回了自己车上。

「哎,找个厕所还真难。不好意思了,不过你家也快到了。」陆文轩重新发动起车子。

「我不想回家。」唐雅嫣斩钉截铁说道。

「咦?怎么了?」陆文轩心里暗喜,假装吃惊地不动声色问道。

唐雅嫣不想说自己男友的丑事,她只说道:「不想回家,想去喝酒。」「你疯了,雅嫣你才醉醒,怎么又想喝?出什么事了啊?」「你别管,你要是累了,那我自己找家酒吧喝。」「好好好,我陪你就是了,这么晚了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陆文轩心里想的是都到这一步了我怎么还可能放过你。

陆文轩说道:「两个建议,一是我们找家酒吧喝,不过这个点酒吧比较吵人蛇混杂,二是去我家喝,我家存着各种酒,你想喝什么都有。你选哪个?」唐雅嫣心烦意乱,满脑子都是男友背叛自己出轨,哪里还能思考,随口就说那就去你家吧。

陆文轩从后视镜里先看看唐雅嫣后座上的娇柔身姿,然后看看自己,得意的发动了车子。

陆文轩的家是一个高档住宅区的复式高层。住得起这里的都是几百万身家朝上的。

「进来吧。」陆文轩,开灯把唐雅嫣迎了进去。

除了在影视剧里唐雅嫣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么大的房子和奢华的装修。她瞪着眼睛四下望了望,「你家好漂亮。」陆文轩让她在沙发上坐下,打开音响放些舒缓的轻音乐。然后走到酒柜,「你想喝什么?雅嫣。」「我一直想尝尝伏特加,你这有吗?」「你还真是重口味呢,有,稍等。」陆文轩拿出两个酒杯,倒了一杯伏特加,给自己倒了杯矿泉水。今晚美味当前,他可不想自己有什么醉意。然后他又摸出那个催情药瓶,一横心倒了七颗进去,反正伏特加味道浓也尝不出药味。

半粒没用,两粒没用,七粒总有用了吧。

「来,今晚我陪你不醉不归。」「不醉不归!」两人干了杯,各自喝了一大口,唐雅嫣被烈酒冲的皱眉头。

「傻瓜,不能喝就慢点喝。要不要试试别的酒,伏特加不适合你这样的美女。」于是半个小时里唐雅嫣尝遍了陆文轩酒柜里的各种酒。就算是酒神也要倒了。

陆文轩看唐雅嫣靠着沙发,坐在茶几前,眼神迷离。她的裙子被自己撩到大腿上,露出白花花的大腿和一点点内裤的边缘。她也不会像开始那样用手遮住乳沟,文胸在v—领里完全露了出来。

陆文轩拿开她手里的酒杯,把它放到茶几上。他在她身边坐下,紧紧靠着她,贪婪闻着她的味道。然后他的手不安分起来,从她的手肘开始向上滑动,手臂,肩膀,锁骨,再向下探索,文胸的质感和内裤是一样的,陆文轩的手指轻轻拉开文胸一角,手掌一探握住了唐雅嫣整个乳房。唐雅嫣的乳头在他手心就像一个发热的电池,开始要驱动了。

「嗯,你干嘛?不要这样。」唐雅嫣最后的意识还在抵抗陆文轩的无所不至的双手。

但此时上帝也管不了陆文轩了。

陆文轩右手舍不得离开唐雅嫣的乳房,左手把她的脑袋扳向自己,嘴适时凑了上去,用舌头撬开她软软的嘴唇,舔她的牙齿,然后疯狂吸允唐雅嫣的滑嫩的舌头。

「不要,恩……你别这样。」唐雅嫣的挣扎忽然严肃起来,「别这样,我不要。」她用力地挣扎着。

陆文轩右手一边挑逗着她的乳头,左手从上一路摸到下,已经探进了她的内裤那条神圣的细缝中,慢慢刺激着唐雅嫣的阴蒂。

对于唐雅嫣的抵抗,陆文轩是这么说的:「不知道你男友现在在干嘛,老是不接你电话。」这句话像是有魔力一般,封禁了唐雅嫣一切的抵抗力量。她僵硬的身体忽然就软了下来,她仿佛变成了一个洋娃娃,躺在陆文轩怀里任他揉虐。
陆文轩花了十分钟在沙发边把唐雅嫣全身玩了个遍,玩她的乳房,她的美足,她的玉腿,用手,用嘴,用脚,陆文轩终于愿了刚才在酒店要揉搓她全身的热切愿望。他的左手从阴蒂口伸出,湿漉漉地在唐雅嫣脸上划着,「怎么样,想要了吧。」半醉的唐雅嫣早已经被这个男人有经验的撩拨到欲火四烧,她回答道:「嗯,要。」陆文轩感到人生无法再满足了,高中时的女神此刻一脸春意地躺在自己怀里,等着自己进入。

他抱起唐雅嫣,走进自己卧室,把她重重抛在床上,然后自己也重重地压上去。

唐雅嫣被他压着,发出了嗯嗯啊啊的喘息声,陆文轩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扒光,然后一件件享受般脱掉唐雅嫣身上的布。

突然他想起了一件事,又怏怏起身,把摄像机在合适的角度架好。红灯亮了。

差点忘了录。陆文轩骂自己。

然后陆文轩望着床上迷乱的唐雅嫣,再次把自己的身体重重压上去,又是一阵嗯嗯啊啊。

肉体感受着肉体,刚才用手就知道唐雅嫣的皮肤光滑极了,但现在用自己的皮肤感受又是不同的滋味,太销魂,人类的词语在这种时刻极限表述也不过如此了。

陆文轩在唐雅嫣的身体上滑来滑去,像是一个人体滑梯一般,他用自己的全身磨蹭着唐雅嫣,用充血的鸡巴感受她的大腿,她的美乳。然后他想起了什么,像只狗一样颠倒爬上唐雅嫣,把鸡巴挺在唐雅嫣的脸上,他用手扳开她的嘴,让自己阴茎伸了进去,进出了几下,听着她呜咽的声音,爽死了,爽到再来几下就会射了,那是不允许的。

陆文轩头伸到在唐雅嫣的阴部上方,细细观察着它,看得入迷后然后干脆用舌头舔起来,不时用嘴吸允着,入口咸咸的酸酸的。唐雅嫣被他弄得求生不能要死不行。更多的蜜水流出来。

时机差不多了,是该进入了。

进入的时候没有任何阻碍,毕竟像唐雅嫣这样的美人,她的男友每天应该是不会放过她的。

但是还是有一种紧迫感,一种天地充实的感觉。抽插了十几下,陆文轩太高兴了,兴奋到不知今夕何夕。

因为是第一次,所以体位是最正常的男上女下,这样陆文轩可以清晰看到唐雅嫣的美丽的脸,他看着她,不停抽插,想起往昔在学校唐雅嫣在校运动会穿着黑色短裙上台代表学生发言时,她在台上,他在台下。那时那么远,而此刻那么近。

想着往事,抽插,不停抽插,昔日黑短裙下的美腿,此刻正夹着自己,昔日无限意淫的乳房,此刻都在他的左右手掌中,唐雅嫣的脸上没有笑容,但她很美,真的很美,在车上扎的马尾早就被陆文轩解了,头发散乱披着,她也在忘情的呻吟,人是无法抵抗身体的直接本能的。

一百下,一百五十下,两百下,陆文轩不想那么快射,但他不能停止插她,不能,舍不得,停一秒也不行。不行了,不行了,好像听到校运会的发令枪响,一种前所未所的触电感觉,全身都颤栗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人生以来最棒的一次射精,他不去想,他已经在云端。他全部射在唐雅嫣的里面。

陆文轩搂着唐雅嫣休息了一会,然后把她抱进浴室,把自己和她都好好洗了一下。陆文轩一般很少一晚太纵欲的,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人生还长,世上想要的美女太多了。但今晚是肯定不能不尽兴的。

在浴室陆文轩又把玩了一次唐雅嫣的诱人的肉体。实在太完美了,脸,胸,腰,腿,皮肤,小穴,连呻吟都是上品,综合起来就是极品。

于是很快他又起来了。

夜还长,他不着急,给自己吞了片伟哥。强迫自己坐在床边看着唐雅嫣的酮体而不动手,坚持半个小时。陆文轩喜欢给自己设定一些意志力屑验,再说他也知道这些等待会让一会更尽兴。

半个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当分针指向12到达最后那一下后,陆文轩的「分针」也起来了。

他重新扑向唐雅嫣,用舌头舔她的脸颊,舔她的耳垂,眼睫毛,然后是锁骨,乳头,之后是肚脐,然后膝盖,脚趾头,他要自己的口水遍布她全身。

最后他又开始舔蜜穴,那是世上最让人陶醉的地方。

不知道陆文轩的催情剂有没有一点作用,唐雅嫣很快又湿了,虽然她应该已经在深度睡眠中。

这一次陆文轩确定要慢慢来。先从足交开始。唐雅嫣的脚很好看,又白又端正,十个脚趾都抹了淡粉色的指甲油,更不消说她全身都细腻光滑的皮肤了。陆文轩幻想从来没有一个男人玩过她的玉足,而他是第一个,他揽起她的两只脚夹住自己的胯下物,慢慢移动着。从这个角度唐雅嫣的一双美腿一览无遗,白且细又长,光是这双腿随便换个女人,陆文轩就能玩一晚上。但这是唐雅嫣,他要占有她,长时间的。无数个晚上。

足交累了,再换成口交,刚才没爽够,陆文轩把唐雅嫣扶起来靠着墙,自己半蹲着,高度刚好,他撑开唐雅嫣的小嘴,把鸡巴放进去,手按着她脑袋,然后自己腰部缓缓发力驱动。

即使连陆文轩这种纵情老手也发出了呻吟,唐雅嫣嘴里温温的,陆文轩感觉自己的好兄弟正压着她的舌头,死命抵住她的喉咙。像一根温室里的黄瓜,这他妈是世上最幸福的黄瓜。

⊥是这张嫩嘴多年前在课堂上轻轻诵出「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而此刻陆文轩最想高声喊的是「人生得意……须、尽、欢……!」抽插抽插抽插,看着眼前这个迷离美人,陆文轩真想把一管子阳精送进她喉咙。但他计划高潮是乳交。陆文轩向来尊重计划,因为他的成功就是因为他能制定计划并执行计划。

他把鸡巴从唐雅嫣的嘴里拿出来,望了一样美人起伏的胸脯,和在那之上的两粒嫩红葡萄。曾经年少时的他是夜晚在床上想着唐雅嫣的衣服里鼓起的胸部就能射的水平。

如今他终于牢牢掌握着朝思暮想女人的胸部,他想舔就舔,就搓就搓,想揉成圆的不是方的,想压扁就不会鼓起。

陆文轩把火炮架在两座山峰上,自己两只手控制着唐雅嫣的两只手自己拢住胸部,然后他又开始动了起来。有时他的手用力,让唐雅嫣的手夹得更紧,有时他松开,让自己的龟头像写毛笔字一样轮流在两个乳头上粘粘点点。

唐雅嫣的胸围大概在c出头一点,这对于陆文轩来说是最好的尺寸,太小了当然没有充实感,但说真的太大的陆文轩也倒胃口。所以说唐雅嫣这样的是上天赐给陆文轩的礼物。

陆文轩辛勤耕耘着,用男人最宝贵的东西在男人一出生就最渴望占有的乳房上摩擦着,而且这还是他这些年最想干的女人之一的乳房。又嫩又白又挺拔,摩擦多了,陆文轩自己看的眼馋,自己嘴有凑上去贪婪地吸允乳头,原本唐雅嫣坚挺的乳头被他吸都更加竖立起来。

陆文轩又进入一种野兽般忘我的境界,他双手摸着唐雅嫣滑溜无比的背脊,嘴上吻着美人的乳房,鸡巴又探到了小穴口。

是时候冲刺了。唐雅嫣也早已经让她股下的床单都湿透了。陆文轩轻轻一挺再次进入到那个梦幻园地。

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陆文轩又幻想着唐雅嫣曾经念过的词,当年她朗诵这首词时他就曾意淫过她。他也在死命争渡,争渡,争渡,争渡,争渡,争渡,争渡,争渡,争渡,射出一滩污浊。

终于爽了。

这是陆文轩完事后的第一个念想。他侧头看看唐雅嫣,女神高挺的鼻梁,安静的睡姿。

都被我操遍了,就别做女神了,做婊子吧,你会轻松的多。陆文轩笑说。
他起身查看了摄像机的拍摄效果,很完美。关了,收好。陆文轩喜欢拍这些视频留作纪念,但他很少用这些视频要挟女人,第一他觉得太下作,第二靠这种玩意要挟的女人干起来都跟奸尸一样,干的时候还会很惊恐地四处张望,很杀气氛。他只是自己珍藏而已。

这一晚陆文轩搂着唐雅嫣安稳地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陆文轩先醒来,他起身做了两人份的早餐,然后等着唐雅嫣醒来。他已经在脑中过了一遍唐雅嫣的各种可能反应。

过了一会唐雅嫣醒了,随后她穿了陆文轩放在床边干净的t恤,她今年26岁,之前有过2个男友,自己在别的男人家赤身裸体醒来,肯定明白是发生什么事了。家是她要来的,酒是她要喝的,现在被人干了,她能说什么。更何况这个家也太精致漂亮了,这个男人貌似也不错。不算太恶心。

陆文轩把早餐推给唐雅嫣,「吃点吧,不然身体会受不了的。」唐雅嫣默默接过来吃了。

「昨晚对不起,我们都喝多了……」「恩。」陆文轩沉默了一会,突然走到唐雅嫣跟前,半跪下抱着唐雅嫣说道,「我真的很喜欢,很爱你,从高中开始就一直爱着你,雅嫣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对你好吧。」陆文轩紧紧抱着唐雅嫣,用自己的胸膛压着她t恤下的乳房。

「我有男朋友的。别这样,文轩。」「我都看出来的,你男朋友对你根本不好,他不爱你,至少没有我爱你。」唐雅嫣被他紧紧抱着,昨晚的电话里那个女人的叫床她印象深刻。她在犹豫。

随后陆文轩的嘴唇就凑了上来,肆无忌惮吻着她,双手伸进t恤里一阵乱摸。

「嗯,别这样,恩……」陆文轩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他抱起她,重新进了卧室。又是一个疯狂的开始,而且这次是完全清醒的唐雅嫣。

女人操了一次后,很容易继续操下去。

在陆文轩的金钱和所谓爱情攻势下,唐雅嫣飞速就和她的漫画家男友分手。住到了陆文轩的家里。陆文轩给她远高过工资的零花钱,给她买女人喜欢的奢侈衣服,包包,鞋子,化妆品,首饰。

而她要付出的就是每晚千娇百媚地被他干。取悦他。

很快在陆文轩的建议下,唐雅嫣把看上去挺鸡肋的工作辞了,专心在家做全职女友。接受他各种奇异想法的温存。

起初陆文轩每晚都要干她,甚至一晚几次,几周后变成一周三次,两个月后陆文轩就腻了。就算曾经是女神,操了一百次也就成了不值钱的婊子。

陆文轩最后一次干唐雅嫣时,把手机打开说要给放她一段A片助兴。

手机传来的是似曾相识的叫声:「啊……啊……啊……啊,噢……再深一点。」「噢噢噢,北鼻,comeon再快点。」「操我,使劲操我。啊……啊……啊……」陆文轩不确定唐雅嫣是否明白了。他也不在乎她是否明白,随后他只告诉她,他们之间完了,他不爱她了。她需要立即打包走人。
于是唐雅嫣就走了。

把曾经高中时的女神操腻,是什么滋味呢?是一种空虚感吧。

后来很长时间陆文轩没再见到唐雅嫣,直到2年后,曹彬又办了一次同学会。陆文轩本来不想去,但不知为何还是去了。进包房时他发现曹彬是挽着唐雅嫣来招呼他的。曹彬志得意满,曾经的众人女神现在成为他的胯下物了,必须要搞个同学会炫耀下。唐雅嫣则装着和陆文轩根本不熟。

陆文轩笑了,想起上次同学会曹彬下了药的红酒,不知道后来是用什么方法,但他终究是得到唐雅嫣了。

「这个傻逼,捡老子玩腻的女人。」唐雅嫣28了,老女人一个,谁稀罕,大把嫩出水的妹子等着陆文轩去品,他有头脑有钱有手段,想玩什么女人都能玩到。

不过不知为何,陆文轩那晚回家后想到此时曹彬那猪一样的体型可能正驰骋在唐雅嫣滑嫩的身躯上时,突然来了兴致。他找出以前录制唐雅嫣的精华视频,少见地狠狠撸了一管。

[本帖最后由贼仔于编辑]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林子口金币+5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